logo-04.png

《Blair專欄》跟49樣東西說再見 ◊ 04行李箱 (上)



我告別的不只是一只行李箱,而是一個伴,旅遊的伴,生活的伴。

跟49樣東西說再見,每週和你分享一個被我丟掉的東西,說說它的故事,還有斷捨離的過程。

2015年農曆年,我第一次去日本旅遊。當時我還是個愛購物的女大生,為了能在日本大肆血拼,我特地在出發前跟朋友借一只29吋行李箱。有了大空間加持,整趟旅程我購物力十足,回程時滿載而歸,戰利品提得我腰痠背痛但心滿意足。

隔年過年我又準備去日本旅遊,加上當時已經計劃好半年後要去美國生活,所以我趁特價的時候,上網買了一個觀望很久的玫瑰金行李箱,想當然尺寸也是直上能裝好裝滿的29吋。

無論是外型或功能,我都很滿意這個屬於我自己的行李箱,它讓我對出國有更深的期待。

時光快轉來到大學畢業的季節,我從學校搬回老家的隔天就要出發去美國,這也是我第一次要去一個這麼遠的地方生活這麼久,在許多事都未知的情況下,我發揮了杞人憂天的精神,把所有我想到可能會發生的不方便情況,以及可能需要用到的物品都帶上了。


(左圖:當年居然還特地發文分享我有多喜歡這個行李箱XD)

(右圖:跟旅伴在出發美國前一天的對話。我把整個房間都翻遍了,就怕漏帶任何一樣我「可能」會需要的東西。)

我怕跌倒但買藥很貴,所以帶了傷口包紮組。

我想跟外國人分享台灣的食物,所以帶了一盒鳳梨酥。

我知道宿舍洗澡要走去一個離房間較遠的地方,所以帶了一個塑膠提籃。

我的房間設在地下室,我猜想光線會很不足,所以帶了一盞檯燈。

這樣的行李量當然是超出航空公司限重的,我當時還在過磅處狼狽地把自己的東西裝去旅伴的行李箱內,才不至於被罰錢,而「Blair帶著一盞檯燈出國」的事蹟也被當成笑話流傳到現在。


(現在回頭去看當時的行李,只想說小姐妳別瘋了好嗎,這些東西半個地球以外也有在賣!)(看到那盞讓我被笑到現在的檯燈了嗎?)


(明明就是去同個地方、待一樣長時間,為什麼我的行李就是硬生生比旅伴的大了一號?)

旅居美國的那半年,我從夏天過到冬天,途經了12個不同的城市,在每一次的移動中,為了減輕負擔,我必須拋下許多東西,某天打開行李箱時我突然領悟到:其實我的日常所需之物,不過就是一只行李箱的量而已呀!只靠幾件衣服、幾樣物品,我還是活得好好的,而真正該帶著走的東西,是經驗與美好回憶,我不該讓沈重行李拖累前進的腳步。

也許就是那刻,我才完全明白斷捨離的真諦。